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传奇故事] 食神金大嘴

[传奇故事] 食神金大嘴

时间:2020-01-07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风景如画的新安江畔有个古色古香的小城,因水而得名,就叫新安城。县城虽小,因为处在通往黄山的黄金旅游线路上,城里酒家林立,饭店众多,美食生意十分火爆。
  
  有一天,地处小城最繁华的叠嶂路上新开了一家餐馆,名叫龙凤酒家。开业的头一天,自然是锣鼓喧天,彩带飘扬。酒家的主人名叫陈年九,在北京城里一家国际饭店当了好几年的大厨师,工资虽然也不算低,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艺被老板用来大把大把赚钱,心里不平衡。得知老家这些年旅游生意火爆,经营饭店酒家来钱快,就拿出多年的积蓄回到新安城开起了这个龙凤酒家。
  
  这年头人们日子好了,温饱已经不成问题,于是吃得精、吃得好、吃得奇就成了食客们的追求;再有名气的馆子,一个星期之内要是不想方设法推出新品种菜肴,老客必定走光;一个月之内没有花样翻新,就会生意清淡、门可罗雀;两个月还是老菜谱,不出三天,关门歇业。因此新酒家开张,都要千方百计亮出与众不同的绝招,以产生广告效应。陈年九除了请到县城里方方面面的头脑人物,一个具有爆炸性的新闻就是请到了金大嘴前来捧场。单凭这一举措,龙凤酒家一下子成了焦点。
  
  这金大嘴何许人也?他出身于大厨世家,太爷金大勺是皇宫的御厨,爸爸金大铲是南京“国民政府”的大厨,父亲金大勺是省委“迎宾楼”的首席厨师,到了他这辈自称祖上都是做菜给别人吃,该是别人伺候自己了,靠家族的名气和一张别具一格的大嘴吃出了一片天地,成了远近闻名的美食家。
  
  金大嘴名气很大,却少有人见过,他住在离县城百余里的一个山村,深居简出,从来没有人看见他生火做过饭;不止一次有人带着红包请他去品尝自己酒楼里的菜肴,想凭借他的名气扩大影响,都被他一概谢绝。今天陈年九不知是搬动了哪方神仙,竟然把这个大师级人物请出山来了。
  
  开业后的第一桌酒席,金大嘴被推举坐在首席,陪伴左右的都是些新安城里的头面人物,有官员、老板、剧团的花旦,过去人们只听说过金大嘴,传说中的金大嘴是个脸色红润、鹤发童颜的老者,具有仙风道骨神韵,卓尔不群的风采,现在见了,只是一个精瘦的男人,看上去也就四十多岁,脸色白净,十指修长,嘴巴虽然不小,却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。
  
  金大嘴示意同桌的人尽管享用美食,不必管他。他自己并不动箸,特意吩咐给他一杯白开水,慢慢地喝着,不时地眯着双眼,全然不顾身边食客们的觥筹交错。酒过三巡,陈年九端上来亲自烹制的招牌菜:龙凤呈祥,放在金大嘴的面前。旁边的人介绍说,陈老板这道菜在京城里经常用来招待外国朋友,各国大使馆的老外们排着队预约他上门做这道龙凤呈祥。
  
  金大嘴美食家面无表情,将筷子放在白开水里洗了洗,然后夹了一筷子菜尝了一口;特意请来的电视台记者打开摄像机对准了金大嘴,准备将他对菜肴的评价录下来送到电视台去做广告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金大嘴的脸上,指望他能赞美几句,没有想到金大嘴皱着眉头将嘴里的菜当场吐在地板上,还连“呸”了三声,而且呸过之后还要了一瓶五粮液漱口,然后离席而去。
  
  包厢里鸦雀无声,陈年九的尴尬可想而知。
  
  接连许多天,龙凤酒楼无人问津;陈年九苦撑了一些日子终于含泪关了酒楼,投资的十五万血本无归。
  
  一个多月后,有个和金大嘴十分要好的朋友对他说:你也太不给人面子了,人家陈年九好歹也是在京城混过饭吃的,想请你说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,卖个顺水人情,你却当场让人下不了台。如今他十五万血本无归,连房子也卖了,住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,靠贩卖小菜为生;他的老婆得知丈夫开酒店一笔生意还没有做就亏了十五万,急得发了疯,整天迷迷糊糊。更不幸的是,十几天前,陈年九清晨兑菜的路上被一辆卡车撞上,两条腿也被截肢了,后半辈子恐怕离不开轮椅了,景况十分凄凉,实在让人寒心。
  
  金大嘴一惊,但他还是冷笑道:我那是为了他好,开饭店靠的是什么?不是什么狗屁名人的抬举,是要有真正高明的厨师烧出高明的菜肴;半吊子厨师做的半吊子菜,偏偏要别人说好吃,对于我是昧着良心说话;对于他是欺骗顾客,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干?不过他还是特意在家里做了一道祖传下来的翡翠龙凤爪,托朋友将他的话和这道菜一起带给正在医院里的陈年九。
  
  据说,那是金大嘴有生以来做的唯一的一道菜。
  
  陈年九被卡车撞成了残废,双腿膝盖以下被截肢,因为是清早晨,肇事的司机当场逃逸,交警没有找到任何线索。他租住在老城区的一间旧仓库里,整天闭目苦思着东山再起的良策,他不甘心就这么偃旗息鼓,一蹶不振。
  
  有天吃午饭的时候,门口来了一个讨饭的乞丐,也不向陈年九讨饭,盘腿坐在那里有滋有味地吃着碗里的东西,一股香味钻进陈年九的鼻孔里,他从来没有闻到过如此奇妙的清香,拄着双拐好奇地走近那乞丐,往他的碗里一看,吓出一身冷汗:原来乞丐吃的是烤得焦黄的蜈蚣。
  
  陈年九对乞丐说:“兄弟,这东西有毒,不能吃的。”
  
  乞丐哇啦哇啦对他说着什么,原来还是个哑巴;哑巴竟然会写字,让陈年九拿来笔写了起来,龙飞凤舞写了一大张纸:
  
  世界上凡是有生命的动物,不管它再毒,都是能吃的,关键是厨师怎么烹调。下等厨师是用各种各样的调料将本来能吃的东西做得更好吃;中等厨师是不用调料就能把原本能吃的东西做得味道更加鲜美;上等厨师能将人们不能吃、不敢吃、不会吃的东西变成人人能吃、人人敢吃、人人会吃的美食。
  
  陈年九看完,大吃一惊,知道这个乞丐不是凡人,于是将他请到家里,拿出唯一的一瓶好酒两人对饮,一边喝酒一边用笔聊着各自的身世。乞丐告诉陈年九说,他叫刘三圆,当年被毒蛇咬了一口,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,已经毒入膏肓,医生嘱咐他的父亲儿子想吃什么尽量满足。刘三圆不想拖累父亲,想尽快去阎王爷那里报到,就捉来了许多剧毒的东西:毒蜘蛛、红脚蜈蚣、火蝎子,配着断肠草煮了半锅,吃下去以后躺在床上等死,结果没有死成,自己身上的蛇毒竟然奇迹般好了。后来他见到什么东西最毒就吃什么,时间长了,竟然摸索出了许多烹制毒物的技术;所以说没有什么毒东西不能吃,就看厨师怎么烹调。古书上说,人吃多了剧毒的东西,一生会有三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