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三赌

[民间故事] 三赌

时间:2020-01-04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清朝乾隆年间,江南才子匡春朗进士及第,只因没给吏部官员送礼,就被分派到北直隶临河县当了知县。到了任上,他请县丞孙成越带着他在县上转了一圈,更是大失所望,他一时心灰意冷,整天借酒浇愁,政务由此废弛懈怠。
  
  孙成越气不过,就说道:“大人你若是啥都不想干,就辞官回去吧,省得百姓跟着你受累。”匡春朗不高兴了,说道:“不干怎样,干又怎样?这个破地方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只怕也治不了这个穷!”
  
  匡春朗说得也没错。临河县地处平原,但土地贫瘠,十年九旱,老百姓果腹都难,更别提有什么作为了。孙成越却问道:“咱们北直隶有四宝,你可知道吗?”匡春朗知识渊博,张口就来:“北直隶的宝贝,有赵州桥、深州桃、沧州铁狮子,还有……”说到这儿,他卡了壳。
  
  孙成越不觉点点头,笑着说道:“大人学富五车,果然名不虚传。大人不是北直隶人,能说上三宝,已经不容易啦。这北直隶的第四宝,就在咱们临河县。”匡春朗一愣:“在临河?”孙成越点点头,说道:“临河白梨。咱们这里有句顺口溜:临河人,真小气,出了梨,自己吃。”
  
  匡春朗好奇地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来?”
  
  孙成越就跟他说,临河白梨,肉质细嫩甘甜,极为好吃,但皮特别薄,稍稍一碰就伤,伤了以后果肉快速烂掉,所以根本就运不出去,只能留给种梨人自己吃。匡春朗好奇问道:“我跟着你下乡去,怎么没看到梨园?”孙成越黯然神伤:“产下梨子却卖不来钱,乡亲们把梨树给砍了,只在房前屋后种几棵,留着自家吃。”匡春朗急得直搓手:“可惜,可惜。”
  
  孙成越话锋一转,又说道:“大人若辞官走了,换个聪明人来,想出个好法子,能把乡亲们的梨子运走换成钱,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了。”匡春朗生气地问道:“你是觉得我傻吗?”孙成越连忙向他赔不是。但他的表情告诉匡春朗,他真是那么想的。匡春朗拍案而起,大声说道:“我若想出了法子,你怎么办?”孙成越苦笑着摇摇头说:“大人别生气。多少位大人都没想出来,你想不出来也正常。”匡春朗说:“我跟他们不一样!”
  
  两个人越说越上火,孙成越怒道:“你真想出办法来,我把闺女嫁给你!想不出办法,你赔我一锭银子”匡春朗跟他一拍掌,说道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!”他大步走出官衙去了。孙成越冷静下来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匡春朗若真赢了,还真把闺女嫁给他怎么的?他暗恨自己太冲动了,但覆水难收,他低头耷脑地往家走去。
  
  再说匡春朗走出县城一看,孙成越说得真没错,各家各户都栽着几棵梨树。现在刚到六月,梨子刚长到鸽子蛋般大小,还不能吃呢。他看着梨子,灵机一动。他跟一户人家买了一兜生梨子,赶到孙成越家,对他说:“我现在就托人把梨子捎到京城去,看有没有坏的。若是没有坏的,你就得认输啊!”
  
  孙成越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:“送生梨?”匡春朗狡黠地笑着说:“你只说要完好地把梨子送出去,却没说是熟梨生梨呀。”孙成越愣呆呆地说不出话。匡春朗接着说道:“若是送给我的朋友,只怕你会说是我们背地里说好的,做了手脚,那就送给你信得过的人吧。”孙成越有位亲戚在京城里做生意,就说定要送给他,以他回信为证。
  
  临河县正在南方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上,有许多前去京城的官员要在驿站里住宿歇脚。匡春朗就把梨子托付给一位官员。十来天后,孙成越的那位亲戚收到梨子后回了信,说梨子都坏了,一个都不能吃,还说临河的白梨是运不出去的,以后不要再费这个劲了。
  
  孙成越心下一松,笑着说道:“我说咋样?你输了吧?”匡春朗只得认输,掏出一锭银子来给了孙成越,可他心里还是老大不服气。接下来,匡春朗就去了州府。那里有家书院,藏书甚丰,匡春朗一头扎进去,把藏书翻了遍。他看了半个月,可也没找到运出白梨的方法,愁眉不展地出来,看到两个人正在吵架。
  
  匡春朗听他们吵架像唱戏般热闹,觉得好玩,就站在一旁看。听了一会儿,他就听明白了:原来其中一人是卖包子的,另一个却是偷包子的。那卖包子的拎着一篓包子到街里去卖,一个劲儿地吆喝,把那位的馋虫勾起来了。那位就出来问包子好不好吃,卖包子的当然说好吃了。结果那位拿起一个就塞到了嘴里,三两口嚼了吞进肚子里,然后才说没钱。卖包子的不干,非要掰着他的嘴把包子掏出来。俩人故此吵得不可开交。
  
  匡春朗听着好笑,却不觉灵机一动:“吃到肚子里,看你还怎么坏!”他掏出几文钱,递给卖包子的。卖包子的收下钱,也不好再说啥,狠狠地瞪了那位一眼,提着篓子走了。
  
  那位过来抱拳行礼,笑呵呵地说道:“谢谢了。”匡春朗说道:“跟我到临河去,我请你吃白梨。吃得好,再给你几分银子。”那位听说有吃又有银子好赚,就跟着匡春朗上了路。
  
  回到临河县,匡春朗叫过孙成越,得意地说:“这回你可输定了。”孙成越惊奇地问道:“大人找到了什么好办法?”匡春朗诡秘地说:“你来看。”
  
  匡春朗也不說破,带着孙成越和那位出了城,来到附近一个村庄,买下几个梨来,对那位说:“你吃了吧。”那位接过梨来看了看,直撇嘴。因为此时那梨也才七成熟,吃到嘴里还有些发涩,但要拿银子,不吃是不成啦。那位拿过梨来,捏着鼻子吃下去了。匡春朗掏出几钱银子来给了他,那位转身走了。匡春朗看了看孙成越,得意地说:“我赢了吧?”
  
  孙成越还是一脸懵:“怎么就赢啦?”
  
  匡春朗说:“他吃下了梨子,走回州府,梨子是不是没坏呀?那就是说,我把梨子好好地运到州府啦!”
  
  孙成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强压着怒气问道:“这么运到州府,能换成钱不?”
  
  匡春朗讪笑着说:“那是不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