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伤感文章> 离婚了就要学会放下

离婚了就要学会放下

时间:2019-12-31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1
  
  程更和前女友米莉再度复合的消息传来时,我正在深秋的夜里为他手织温暖牌毛衣。
  
  “是真的,米莉刚刚在微信上晒了程更送她的婚戒。”
  
  好友的微信群里,果然有她晒的钻戒,钻石的克拉不大,却还是明晃晃的像一颗子弹,猝不及防地击中了我。
  
  怎么可能?怎么可以!第一时间,我抓起了电话,想要求证,也想要质问。可程更的电话关机,前公婆家的座机也好久没人接听。
  
  我执拗地拨打程更已经关掉的电话无数遍,之后神情颓然地坐在沙发上,泪如雨下。
  
  我一直笃定我和程更的爱情可以覆水重收,所以即便离婚两年,即便早就冠上程更前妻的名号,我还是一心一意地只在心里放他一人。
  
  说起和程更的离婚,我真是后悔死了。
  
  两年前,我因为一点小事和醉酒的程更吵了起来,被他迷迷糊糊推倒在地,额角擦破了一层皮。看到我泛着血丝的额角,爸妈急了,弟弟更急,二话不说奔到公司,当着众同事的面,将程更好一顿揍。
  
  彼时,程更已经醒酒了,道歉的电话、短信给我发了无数个。面对挥拳而上的小舅子,他开始还解释,后来也急眼了。那场打斗最后惊动了110,从派出所出来后,程更红肿着眼睛瞪着我:“离婚,明天咱们就离婚。”
  
  “离就离,我们还怕你不成。”我还没开口,暴躁的弟弟已经替我做了回答。
  
  之后的生活就像脱离了轨道的火车,完全超出了我的掌控。起诉、开庭、宣判,这个过程中,我已经后悔了,所以死死咬住一点:如果离婚,孩子房子都得归我。
  
  我拿准了这个条件程更无法接受。房子虽然写的是我的名字,但购房款全部来自公婆,当年为了给我加名字,程更还和公婆闹了好久的别扭。更重要的还是儿子,认识的人谁不知道程更有多爱儿子,如果离婚要放弃儿子,他怎么可能接受?
  
  可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所有的这些条件,程更都答应了。
  
  拿到离婚判决书,我傻了。程更要好的哥们儿看出我的心情,长叹一声:“嫂子,实话告诉你吧,程哥也不想离,可你弟弟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他,这个面子他栽不起。”
  
  看着程更负气而去的背影,我的眼泪掉下来了。如果时光能倒流,别说只是额角擦破一点皮,就是程更真的家暴我,我也不会回娘家搬救兵。
  
  2
  
  离婚一个月后,我正在家发呆,手机收到一条短信:我想儿子了,能去看看他吗?是程更,我一下子跳起来,利索地收拾房间。等程更进门时,厨房里煲的花生猪手汤已经有了温暖的香味。
  
  看着久别重逢拥抱到一起的父子俩,我的眼角又泛起了泪花。
  
  那天晚上,我执意留程更吃了夜宵才让他离开。饭桌上,看着程更细心地用汤匙给儿子喂汤,我有片刻的恍然,好像所谓的离婚就是一场噩梦。
  
  那天之后,程更回来的次数多了,有些周末,他甚至一连两天都留在这里。这得感谢儿子,他吵着要爸爸留下来,程更非常有耐心地遵从了孩子的愿望。
  
  房间里再次有了程更的影子,我欣喜又激动,洗澡的时候特意洒了几滴香水。我想好了,只要程更愿意,我不介意鸳梦重温。
  
  让人失望的是,等我从浴室出来,程更已经坐到了沙发上,看到我湿淋淋的样子,他的欲望很明显,但他还是克制了自己:“我睡客房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
  
  那一夜,我虚掩着房门,睁着眼睛等了很久。那扇虚掩的门一直没有被推开。
  
  我多少有点失望。不过,第二天的早餐桌上,看到程更泛着红血丝的双眼,我又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——若他真的不再爱我,又何来这份挣扎。
  
  我觉得,自己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,等程更自己迈过那道坎儿,等待强大的时光重新将分裂的我们融合在一起。
  
  之后不久,程更老家的奶奶过世了,因为老家的人都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婚的事儿,所以,他希望我能带着儿子和他一起回去。我迫不及待地答应了。
  
  那次老家之旅,我明显看出,公婆其实也有让我们复合的意思。
  
  而程更偶尔遇到阴雨天,也会开车到公司来接上我再一起去接儿子。同事们看到这一幕,纷纷打趣:“哪天再喝你们的喜酒啊?”
  
  我含笑不语,只等着已经萎谢的花儿重新遇到春天。哪知道,这份幸福已然成了泡影。
  
  3
  
  第二天,程更慌张地打来电话:“昨晚你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,怎么了,是儿子有什么事儿吗?”一夜没睡的我听到他的声音再也忍不住吼道:“混蛋,你给我说清楚!”
  
  那天下班,程更赶了过来,他亲口印证了米莉在微信中晒出的幸福:“我们订婚了,下个月就举行婚礼。”我的手简直要杵到他的脑门上了:“是不是你们早就有一腿了,当初离婚,是不是也是因为她你才那么决绝。”
  
  “你说什么呢!”程更拂开我的手指,“米莉一年前才和我联络上,我们离婚和她有什么关系。”
  
  “不,我不允许你们在一起!”我歇斯底里地大哭大闹。程更坐在沙发的一角,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:“咱们没可能了,你别这样,儿子一会儿就放学了……”
  
  说到儿子,我更恨程更了,这个伪君子,他口口声声说最爱儿子,现在却忍心让另外一个女人来当儿子的继母。
  
  “滚。”我将一个抱枕砸向程更,放声大哭。
  
  之后,我拒绝程更再见儿子,哪怕儿子再三哀求,我也坚决拒绝。既然他狠心抛弃儿子另娶,那我就一辈子不让这个没良心的人再见儿子。
  
  程更频繁地发短信打电话给我,我一概不看不听。我发誓此生和他势不两立,这个无情的男人却不甘心。儿子的生日,他居然跑到学校去接孩子。狭路相逢,我像疯子一样将他的礼物和蛋糕狠狠踩在地上。程更落荒而逃,我紧紧抱着儿子回家,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一截浮木。
  
  “不要,妈妈,不要,我怕。”午夜,儿子痉挛着从梦中哭醒,一双小手无助地向空中抓挠着。那个场景,看得我泪如雨下。
  
  4
  
  安抚好儿子,没有一点睡意的我随手打开了电脑,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同一个头条:锋菲复合,张柏芝痛哭失声。画面上不断闪烁张柏芝瘦骨嶙峋在医院打吊瓶的那只手。那个瞬间,我和这个远在天涯的女子忽然同病相怜。一边是新欢旧爱闺房浓情,一边是落魄前妻痛不欲生,天下的男人,敢情都是一个德行。
  
  继续深翻所有的八卦,看着看着,忽然动容,动容于谢霆锋经纪人的一句话:“我现在更心疼的倒是柏芝,她应该明白,过去已经远去,如今她要学会的是放下。”
  
  可真的要放下,谈何容易?
  
  一夜未睡,第二天早上送过儿子,我不知不觉走到了程更的公司附近。
  
  公司的停车场上,缓缓停下程更的白色车。他打着电话下车,满脸都是说不出的浓情蜜意:“好的,我知道了,中午见。”挂电话前,他还发出了响亮的亲吻声。
  
  看着这个容光焕发的男人,我的心彻底死了。这一幕多像当年我们热恋时,那个瞬间我终于明白:这个男人,真的已经不属于我了。
  
  一个月后,程更大婚,婚礼前夜,他发来短信:虽然爱情不再,可我永远当你和儿子是亲人。
  
  盯着这行字良久,我将当年李宗盛对他和林忆莲的婚姻总结发给了程更:“我们的爱若是错误,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……祝你幸福,找到你要的、你认为值得的。”
  
  “妈妈,你又哭了。”睡眼惺忪的儿子醒来后抓住我的手说。我轻轻拍拍他的背:“妈妈只是迷了眼,乖儿子,睡吧,明天你还要做爸爸的花童呢!”